timg (12).jpg

       灯火如萤,月色凄迷,夜风穿过绕过一节节曲折寂寞的小巷,扫过我的窗棂,等我仰直脸庞迎上去,却只捕捉到一小截凉风的尾巴,宛若一场叹息过后尚未散尽的惆怅,我知道我是在等待着,至于那被我等待的,来,或是不来,我都无法预知。

很多个这样的夜晚,它们曾在梦境里与我邂逅,与我相知。它们的双翅浸润着我的情感,翩翩而起舞动着我的悲欢,轻盈如许,快乐无垠,抖落一地的洁白。白色是霜,白色是月光,白色是思念的颜色。在静静的深夜里,我静静地思念着一群被人们称之为蝴蝶的生灵。
      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在一个真实的初夏,阳光姣好,天蓝得没有一丝杂质,我们到过一个叫棉船的地方。“棉船”,初听这个名字,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温柔的东西荡漾了一下,“一条开满棉花的小船”,那云朵样的洁白似乎一下子软到人的心底去。棉船,这个四面环水的小小孤岛,正像它的名字一样溢满着诗情画意,美得不近情理。临水的四周都是一色的杨树,远看犹如一条墨绿色的围巾,风儿吹着它也颤抖着流动着,怀抱着一片洒满阳光的旷野。岛上没有山,田野平得就像一块完整的洁净的天空,阳光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网,从云端上毫无遮掩地直泻下来,行走在其间,你会觉得无论阳光,空气,树,迎面徐来的风,都在无声地将你占有,将你净化,你便也成了那路边的一草,一木,一颗石子,轻风吹过来又吹过去,你享受着天荒地老的宁静与寂寞。
        当地的人们都知道,岛上主要种两种植物:一种是棉花,一种是油菜。每到春来,这儿是一片黄色的花海,香气袭人,蜂蝶相戏,微风拂浪,迭宕不已。秋高气爽,棉花开放,一簇簇又如云朵相叠,连绵不绝,任由滚滚白浪淹没,难以分辨天上人间。所以棉船又有了一个诗意的名字:金花银花盛开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五月的棉船没有金花,没有银花,只是一座悄然遗落的孤岛。棉船的五月没人瞻仰,没有喝采,是一段默默等待着的时光,是否静到极至总会有一段美丽姗姗而来?就在那个似乎被时空抛弃了的日子里,我看见一只又一只数不清的蝴蝶,扇动着洁白的翅膀,旋舞着如同一片片飘飞的雪花,活泼泼地擦亮我们的眼睛,落进我们的心灵。
这儿的蝴蝶都是白色的,小巧而精致。林子里,草丛上,高处或低处,都可见它们闪动的身影。它们似乎有意在你的身边萦绕着,流连着,待你一眨眼,一转身,却又不见了踪影。纵使你有意去寻,你会发现那一丛丛,一簇簇,翩翩的舞姿都似曾相识,却再也不是你刚才所看到的那一群。是啊,美丽总是如此短暂,就好像生命里无可挽留的爱恋,停留过,又倏忽逝去,或许还有一道道悲伤,一抹抹凄凉在暗夜里响着回声,却无法再言相守。

timg (14).jpg

       蝴蝶自古就是情爱的化身。它是燃尽了热情散尽了花瓣的玫瑰,是滴尽了相思泪褪尽了颜色的红豆。只剩了一地的洁白。只剩了一腔比白色更为素静的情怀。这儿的蝴蝶是快乐的。它们成双成对,无拘无束。再没有王权富贵,再没有清规戒律。江水波澜不惊,偶尔拍打着岸边的细沙和青草,低沉的回响仿佛午夜的梦呓,长江无声地把棉船挽在臂弯里沉睡,像揽着相知多年的爱人。和煦的风拂在脸上如丝般柔软,天地之大,终于有一块洁净的地方,可以让这些承载着爱的灵魂的精灵双宿双飞。从此两情相悦,执子之手,脉脉低语,不知日之将西。水乳交融,缱绻情浓,岁岁年年,相看两不厌。蝴蝶这样的生活被人憧憬着,因为在内心深处,谁都渴望飞蛾扑火的爱恋。可更多的时候,人们总是无法逃脱那只自我包裹的茧,没有勇气像蝶儿那样破茧而出,为了光明,为了爱,去飞翔一回。

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是蝴蝶选择了棉船,还是棉船滋养了蝴蝶。我只知道它们早已相濡以沫,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岛上共同奏响着一曲恋歌。只可惜我不能化蝶,千年的传说永远只能封存在胸口让我们去痛去怀想。我只希望有那么一小段时光,没有一个人相扰,让我枕着绿涛,躺倒在棉船的土地上,以一只蝶的心情,再诠释一回,再体验一回,什么是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