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觉,时间又过去了一年。年初兴高采烈给2019立flag的情景还在眼前晃,一不小心这一年就要彻底沦为过往了。

回想过去的这一年,许多人匆匆到来,也有许多人悄悄离开;有过好友相聚的狂欢,也有无数捧着孤独无处安放的夜晚;有过收获的满足,也有过在崩溃边缘挣扎的心酸。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微博上有个热门话题在讨论 " 十年前和现在最大的区别 " ,而在这个话题里最让我惊讶的是,十年前居然是2009年,在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,我有一瞬间感觉像是被谁偷走了10年的光阴。

十年前,我只有十几岁,不懂爱情,也没体验过人生疾苦,每一天都有用不完的热情,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理想化的憧憬。

那时候最大的苦恼除了永远做不完的试卷,就只剩下对时间的不满。那时候,总恨不得一夜长大,恨不得马上证明给全世界: " 看,我才不会像你们大人一样轻易被生活改变呢。 "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可是,十年一晃而过,时间像是被人按下了快进键,又像是被迫进入了 " 单曲循环模式 " 。

我甚至说不清楚自己是在哪一刻突然变成了大人,只是每当回望来路,才发现,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早已经被落了很远很远,如今只剩下像上满了发条一样的自己,日复一日地为生存奔忙着。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到底是从哪一天开始,放弃和坚持成了一道不得不面对的人生单选题?

曾经我也以为那些赢了生活的人,是茫茫人海里为数不多被命运优待的人,但越长大越明白,生活面前从来没有例外,那些比我们过得好的人,不过是站在放弃与坚持的分岔路口时,咬牙选择了坚持。

傅首尔在《奇葩说》里讲到她和自己的丈夫老刘最艰苦的那几年,为了能过上更好的生活,她逼着自己和老刘一点点活成了陀螺。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她说: " 在很多个夜里,我有时候起来会发现他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烟,我知道他过得并不快乐,我感到很难过,但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忍不住对他说,今天要继续加油哦。 "

林清玄说: " 只要我们心里有光,即便在最阴影的日子,也会坚持温暖有生命力的品质。 " 我知道,成年人的世界里,总是有太多不得已和来不及,每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孔下,都藏着许多随时让人崩溃的艰难。

但换个角度想,其实我们应该感到幸运,幸运一年只有有限的365天,不管这一年里有过多少令人喘不过来气的时刻,它都是有限的,并必将成为过去的。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这一年,我们在大火中失去了巴黎圣母院,也在一次次的新闻中为那些离开的生命落泪;

我们在全民996的讨论和杭州那位因逆行被抓而痛哭的小伙子身上,感同身受过成年人的挣扎与艰难;我们一起为香港揪心,也一起在女排夺冠时相拥欢呼。

你会发现,不管是2019年,还是已经过去的每一年,苦难和欣喜总是参半的,一帆风顺只是一个美好愿景,而现实里的高光都是那些不服输、不低头的时刻成就的。

我们只是按时变老,却没有如约快乐。

在电影《喜剧之王》里有一个经典的片段,尹天仇和柳飘飘并肩坐在沙滩上,望着黑漆漆的海面,柳飘飘说: " 好黑啊,什么都看不到。 " 尹天仇说: " 也不是啊,天亮了之后就会很美的。 "

不管2019年你经历了多少遗憾、失去与痛苦,它都必将在2020到来的那一刻归零重启。所以,你别急,天亮之后,那个不带有一丝阴霾的、全新的2020一定会如约而至。

新的一年,希望我们都能放下过往,卸下悲伤,重新整装出发,希望我们都能在疲倦的生活里活出属于自己的英雄主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