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写文章、讲课的时候,注意到一个现象:有些同学总是会习惯性地说这么一句话:“这不就是xxxx吗?”


这句话有很多变种,比如:


“说白了就是xxxx。”


“这跟xxxx有什么区别?”(反问语气)


……


这里的 xxxx,往往是他们已经知道的某个知识点。他们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思维习惯:每当接触到一个新事物,总是会从已经知道的旧事物里面,去找到一个最接近的对象,然后把两者等同到一起。


我把它叫做“知道的幻觉”。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原因很简单:这种习惯的本质是什么呢?是把两个看起来相似的事物,抹去它们的差异,放大它们的相似性,然后告诉大脑:它们实际上是一样东西。


久而久之,它的后果就是:你会在大脑里堆积下一系列“似是而非”的结论和观念,看起来煞有介事,但实际上经不起推敲。


你会疑惑地发现:


  • 这个方法在别人那里很好用,但为什么到了我手上就不灵了?

  • 这个道理看起来很简单啊,为什么他们能思考得这么深刻?

  • 同样接触过这些东西,为什么别人能举一反三,用来解决实际问题,我就完全想不到?

  • ……


原因无他: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“学会”和“掌握”过它们。


当你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,你实际上就已经放弃了思考。



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讲过:大脑有一个习惯,就是“过度简化”。


什么意思呢?当我们接收到一段复杂的信息时,为了节省储存空间,大脑往往会做一件事情:


提取这段信息最重要的特征,抹去其它细节,用这个特征来代表这段信息,把它储存起来。


举个例子。


比如我最近读了一篇论文,它的主要结论是:


正念冥想,比起什么都不做,能够改善焦虑、压力和负面情绪。但这种效果比起其他常见的方法(比如锻炼)并没有显著的优势,并且相比之下它的效果更不稳定,更加因人而异。(Galante et al.,2021)


这个结论并不复杂,但它缺少一个什么东西呢?明确的态度。因此,大脑不知道该把它放在哪个位置,它对大脑来说是模糊的,需要大脑耗费更多的资源去记住。


所以,对于未经训练的人,就特别容易把这个信息在脑子里转化成“正念是有效的”或“正念是无效的”来记忆和储存。


但这两个态度全面吗?其实都是不全面的。它们分别都只是这个结论的一部分而已。


这就是过度简化。


“知道的幻觉”也是一种过度简化。当我们接收到一个新事物、新知识时,大脑正在忙着“理解”它,这时,大脑就会进入一个高耗能的状态。


这个状态对大脑来说是不舒服的。为了从高耗能返回到低耗能状态,大脑就会倾向于给它下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,从而告诉自己:我已经知道它是什么了,不需要再浪费资源去想了。


进一步,我在前面的文章里讲过:我们所有接收到的信息,都会成为我们“心智世界”的一部分。大脑正是凭借着心智世界,来理解外部的真实世界。


那么,当我们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信息时,当它跟心智世界产生冲突时,大脑就会怎么样呢?


从一个“已知”的稳定状态,进入到一个“未知”的不稳定状态。


稳定和节能,是大脑的基本需求。因此,大脑为了摆脱这种状态,就会倾向于把它用“心智世界中已有的信息”来进行解释。


这种做法,可以避免大脑陷入混乱,减少外部信息对我们心智世界的冲击。


因此,“知道的幻觉”和过度简化,本质上,是大脑为了节能和保护自己,而产生的一种防卫机制



当然,反过来,“关注新鲜刺激”也是大脑的另一种特性。


因为,新鲜的刺激往往意味着超出预期的收获,因而,它会调动起大脑的定向功能,让我们进入“好奇心驱动”的状态。


也就是说:节能和定向,它们是两个方向相反的动力,都是由大脑的基本需求所决定的。而何者占优,就会很大程度地影响一个人对新鲜事物的认知和处理习惯。


那么,如何决定何者占优呢?主要由两个变量决定:一个是新鲜刺激的强度和新异程度,另一个就是日常习惯使用的思维方式。


关于后者,心理学里面有一个认知风格理论,把人认知和加工事物的方式,划分成不同的类型。其中有一个经典的维度,叫做“钝化和锐化”(Leveling and Sharpening)


什么意思呢?当你面对一个新信息时,钝化,意味着你更喜欢放大它跟旧信息的相似性,把它归为旧信息的一类;而锐化,意味着你更容易关注到它的差异性,更喜欢把它从相似的事物里面区分出来。


心理学家 Harry Morgan 发现:跟习惯钝化的人相比,锐化的人对新知识往往会有更准确的理解,并且能够更好地把新信息跟旧信息联系起来。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对知识的编码和储存更有序。


反过来,习惯钝化的人,往往把知识的特征杂乱无章地混合在一起,对知识的储存更无序。他们通常过度简化了知识的关键特征,忽略相似但不相同的事物的区别,这导致他们在提取知识时会非常模糊。


所以,我才说,这是一种不好的习惯。它本质上是低效的,不利于你学习新知识、吸收新知识。


但是,如同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所说,大脑是可以训练的。我们的每一个选择、每一个行为,都是在训练自己的大脑。


如果你有这样的习惯,不妨从现在开始,试着纠正自己,让自己面对新的知识,能保持更充足的好奇心和关注度。


不要让这个习惯,继续阻碍自己的学习。



很多有这种习惯的同学,往往还会有一个观念,他们认为:能把复杂的事物简单化,是一种能力,也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。


因此,他们会很排斥“复杂”和“陌生”,会认为:既然能够简单化,那为什么还要用陌生、复杂的语言和概念去描述呢?


这种观念也是错的。


我们要追求的,从来都不是“把复杂事物简单化”,而是“把复杂事物讲清楚”。


为什么?因为复杂的事物,本质上是无法被“简单化”的。“简单化”这件事情本质上就意味着什么呢?信息的丢失。


在认知心理学里,我们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,取决于什么呢?取决于我们脑海中已有的图式,也就是一个人已有的、跟新知识高度相关的经验、知识和想法。它是你理解一个新知识的基础。


举个例子:只有当你见过“宇航服”的图片,你才能够想象“一个宇航员穿着宇航服站在月球上”这幅画面。如果你没有见过宇航服,哪怕我向你描述得非常清晰、纤毫毕现,你脑海中想象出来的画面,多多少少都会缺点什么。


也就是说:面对一个新的知识,如果你的脑海中不存在与之相关的图式,那么你就是不可能理解它的。


你可以很接近它,也许还可能“碰巧”全对,但你无法真的“理解”它 —— 因为“理解”一个事物,本身就意味着用相关的图式去把它拆解。但我们是不具备这个原材料的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们想接近它,可以怎么做呢?那就是“讲清楚”跟“简单化”两种方式。


讲清楚,就是不厌其烦地告诉你:宇航服是什么样的,它的头部是什么,身体是什么,材料是什么,里面有什么设备、功能……让你哪怕没见过,也能大致想象出“它大概是什么样子”。


而简单化呢,实际上就是把它降维,用与之相似的概念,来大致地把它模拟、描述出来,避开那些我们不具备的图式,用那些我们熟悉的图式来替代。


也就是告诉你:宇航服呀,其实就是个充气的玩偶装,你就这么理解就行了,不用想太多……


打个比方:图式就像材料。需要某种特定的材料,才能搭起某种房子。如果不具备这种材料,你也可以用别的材料去模拟,但搭出来的结果最多就只是“看起来像”,两栋房子的性能一定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
所以,“简单化”的方法一般是什么呢?无非就是这么几种:举例子,打比方,作类比……也就是用你所熟悉的事物,去描述你所不熟悉的新知识。


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一定会存在信息的丢失 —— 毕竟它们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两个东西。


因此, 这些手段,一定只能是辅助,而不能是主要手段。


所以,我的文章追求的是什么呢?永远都不是“简单化”,而是“讲清楚”。


也就是说,如果我需要用到一个陌生的概念,我会想办法努力去向你讲述它的来龙去脉、内在逻辑、原理和场景,让你尽可能增进对它的信息 —— 这是“讲清楚”。


但我不会为了方便阅读,把这个概念“简单化”,用你更加熟悉的日常语言去替代。因为这样做,实际上是一种不尊重读者的表现,它预设了:读者没有能力和兴趣去了解这个复杂的概念,因此才要把它简单化。


采取后者,可以把文章写得很简单、很轻松、很生动,也可以把课程做得很浅显,但它对于你真正去掌握知识、理解知识,并没有太大的作用。


它能够给你的,也始终只是“知道的幻觉”而已。



那么,可能有朋友会问:如何判断自己是真的懂了,还是停留在“知道的幻觉”呢?


如果真的懂了,难道也不能说“这不就是 xxxx ”吗?


是的,不可以。


为什么呢?因为这种习惯,其实是一种“盖棺定论”的行为,它拒绝了一切可能性。亦即,它的目的并不是去接近真理,而是尽快结束大脑的“高耗能”和“不稳定”状态,从而维护自己心智世界的稳定。


但真正的求知,恰恰就是需要你去适应“高耗能”和“不稳定”的。


也就是说:这个习惯,跟求知本来就是相悖的。它并不是真的在接收新知识,而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:我的心智世界是稳定的,并没有什么超出我理解范围的事物。


坐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面,用已知的信息去解释新信息,这不是求知,而是用自己的视野,去扭曲和塑造外部世界,是对外部世界的窄化。


真正的求知,恰恰是不满足于目前的舒适圈,希望用新的信息、新的刺激来冲破它,拓展它,融合成新的边界。


所以我才说:学习是反人性的。因为学习的本质,就是要突破自己的认知边界,让自己不断地在“不舒服—舒服—不舒服”之间切换。


因此,一个真正“理解知识”的人,他往往不会默认自己已经彻底理解了某个事物,而是始终会保持一个开放性:


  • 我对这个知识的理解,有没有可能还存在不够全面、不够准确、不够清晰的地方?

  • 我有没有可能遇到新的信息,来推翻我目前的假设、理解和观念?

  • 跟我不一样的视角和观念,是不是一定是对立的?我们有没有可能都是正确的?


所以,我们在生活中会见到:懂得越多的人,他们对待知识、对待别人的态度,往往会更加谦卑。他们会认识到:每个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观点,只要他的逻辑是自洽的、严谨的,那么就可以都是正确的。参差多态才是世界的样貌。


这也是我在智识营里一直强调的观点:你对于我所讲的内容,是完全可以有你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的。只要你清楚地明白了我的意思,那么基于你自己的需求、经验和视角出发,你完全可以有你自己的理解,不用强求跟我完全一致。


反过来,如果你不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,只是机械地复制我的做法的话,那其实也不是在学习 —— 你只是在生搬硬套别人的思维模式,是无法解决自己的实际问题的。


所以,一个更好的对待知识的态度是什么呢?


永远不要假设自己已经完全理解了,也永远不要对知识存在轻视的心理,认为它“不过就是 xxxx 而已”,而是要保持审慎、开放、批判的态度:


  • 这个新知识跟我已知的事物有什么联系?

  • 它们之间有什么相似点,有什么差异点,分别适用于什么场景,用来解决什么问题?

  • 对于这个新知识,我还可以去获取些什么信息,来更好地理解它?

  • 我可以如何试着把它应用到生活、工作中?


这才是一种求知的心态。



那么,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?


这就需要平时在生活中锻炼一种能力:可以在内心容纳更多信息,观察它们彼此碰撞、交织、联系的能力。


这种能力有不同的叫法。我把它叫做“认知空间”,有些地方可能叫做“注意力广度”,有些可能会把它归入“工作记忆能力”……但无论如何,它们的内核是相似的:


在脑海中同时容纳更多、更复杂的信息量,让大脑适应这种高耗能的状态,而不是急着把它简化、窄化。


如同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所说:很多时候,慢一点,会更好。


因为慢一点,你才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,让这些信息慢慢碰撞,发酵,酝酿,让自己得以观察它们的内在联系和逻辑结构,让一切更加纤毫毕现。


比起你急匆匆地给它们制定一个去向,下一个定论,你能够得到的,会更多。


那么,怎样锻炼这种能力呢?不妨从这几个小 Tips 开始。


1)接受一个假设:世界是复杂的


有时我们会说:世界是简单的,因为构成世界底层的原理是简单的。


有时我们又说:世界是复杂的,因为世界上各种形形色色的现象是复杂的。


那么世界究竟是简单的,还是复杂的?我会建议的,不妨假设它是复杂的,再带着这个思路去探索。


为什么呢?很简单。因为单单拎出一条条原理是没有意义的,原理必须跟现象结合在一起才有意义。


比如“万物都彼此联系”是一条原理,但单独说这句话是没有意义的,它必须跟各种事物、各种效应结合起来,我们才能真正理解“什么是彼此联系”,那么它才有了意义。


再比如 E=mc^2,是一条原理,它足够简单、优美,但是背后的逻辑和背景知识,需要一本书才能讲清楚。


所以,从复杂到简单,是一个过程,也是一个求知的必经之路。“简单”不是一条原则,也不是一个目标,而是我们在真正经历了“复杂”之后,才能够达到的一个境界。


2)不急着下结论,而是观察全貌


生活中,我们往往会看到很多现象、事件,其中有一些可能是我们比较关注和在意的。这个时候,试着让自己跳出来,“走远一点”,不要急着给它下结论,而是从多个侧面去进行观察。


观察什么呢?观察事件的各个细节从不同视角所呈现出来的样子,观察不同角色在其中的表态、行为、立场,试着代入进去,去感受和理解。


你也许会发现,很多事情,从不同的视角来看,完全可能呈现出不同的样子。它其实是很难有一个“全面”的态度和结论的。


试着去理解这个世界,而不是急着去规范它,这可以非常有效地提升你的视野。


3)不要预设对立,而是保持连续


什么意思呢?举个例子:我经常说“外向”和“内向”,但一个人是不是要么全然是外向的,要么全然是内向的呢?


不是的。事实上,外向-内向不是两个极端,而是一个连续谱。你可以理解为:外向是10,内向是0,那么每个人都在这个数轴上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,这个位置很可能在5附近,只是稍稍靠近某一端而已。


实际上,几乎一切事物,都不是二元对立的,而是连续谱 ——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。


比如:对于一段信息,我们是不是只有“相信”和“不相信”两种选择?当然不是。如果把相信设为10,不相信设为0,我们能否保持“7分的相信”,同时也保持3分的被推翻、被否定的可能性?


对于一件事情,我们是不是要么赞同、要么反对?当然不是。我们能不能“有保留地赞同”?或者大体上赞同,但是某些细节上保持反对?


试着用“1到10”的标尺来衡量生活中的各种事情,用它代替掉“非此即彼”的二元对立思想,这样才能更接近世界的实际样貌。


4)比起关注相似,更要关注差异


许多读者在看完我的文章之后,总是会问:这个东西,跟我所知道的某某东西,是不是同一个东西?


其实,可以试着换一个问法:这个东西,跟我所知道的某某东西,有什么不同的地方?我可以如何分别理解它们?


试着把两者同时放在你的认知空间里,让自己同时审视、注意、分辨它们,试着从多个角度去观察和揣摩它们,习惯这种耗能的状态。


你的心智世界,才会更加完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