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,越来越瘦
我的怀想,被大面积裸露出来
已无秘密可言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
江心之洲,梦中棉船

那是三月,春风又绿江南岸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
棉船,环冠杨柳轻烟
从薄雾中款款而出
一脸圣洁,炫目夺彩
整片江天,全都辉映在
她菜花金灿的光晕之中

这《诗经》中的岛屿
长江,与赣鄱大地最后的缠绵
怀想,只是怀想
我便像个君子
春江水暖,绿水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