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mg (6).jpg

 

      端午,六一,互相依偎着,也记不起上一次端午与家人相聚一起是在何年了。

      今晚,吃过饭后,站在阳台,我却迎着微微纤杂这寒冷的微风,寂静的夜,偶尔的汽笛声,像是孤单的幽灵吼叫,从耳边越来越远,望着皎洁的夜色,一盏孤灯好像陪伴着诀别的午夜,落叶飘散着沉沦的季节【夏季】,阳台外飞过折翼的枯叶蝶,永远飞不到微亮的明天……

      不知是我渲染了这黑色的夜晚,还是夜晚给我这样无名小卒一丝的空间;呆呆的看着无人的路灯,傻傻的看着,思绪想的不知是人?还是寂伤?直到那个身影不自觉的闪现在脑海,猛然惊觉,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份清寒和迷蒙。

      我们那道青色的隔阂,黄与绿的混合,是青苹果的苦涩,那定格的画面,像尘封了的冰河……

      这一刻,我却背着思念伊人的心情,欣赏着属于一个人的夜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