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再轻轻地叫一下你的名字、叫你名字最后一个字“晶”的叠词。

我还是习惯这样叫你的名字,仿佛除去了姓氏,我们之前就可以消除那些山长水远的隔阂。

是不是,只是单纯地叫着这一组叠字,我就可以假装自己也曾那么近那么近地坐在你身旁过呢?

那些和你在一起的场景,我幻想过一遍又一遍,好像有过在一起的样子。真实得好像我现在过的生活才是想象的,那些幻想的日子才是真实存在的。

多想再好好地跟你说一说话,说完,我就走,不用你叫我。义无反顾地朝后走,朝着一个不知尽头的,没有你的方向走。

其实分开并不是很久,当然没有多久,从五月到现在不过只是区区半月而已。

我知道我们还会再见的,一定会。因为没有一个惨烈而决绝的告别,那么只单单一声再见总显得草率,不是么?

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是希望时间停在往前些的日子,那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么地想念你。每天晚上不论何时都会等你一起下班。

如果要讲,回忆总归是很长的,我不是不愿,而是不敢。我希望时间停留在久远的从前,或许那时你并不在我身边,可是当我在想你的时候,静静的等着你下班,然后坐在你的旁边,也只是不说话,却很美好的样子。

我后来写了很多很多故事,但是我发现每个故事里的人都那么像你。我甚至开始分不清那个故事里的姑娘究竟是不是你了。我不敢说我想起过你,于是戒掉的烟又不算数了,甚至比以前,抽得更多了。

如果说,只有那晚送你回家也能算做表白的话,那就当做我只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单相思吧,许久以后,故人终忘,爱也就是没有出现过了,我也不会说我想起过你。当我们再见时,你还是我初遇时并不喜欢的样子,留着短发,还是一副没所谓的样子。

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