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桥

柱头,条石,拱桥。绣球,雕花,河道。

一座石桥,雨中伫立着,连着南北两块小镇。贯穿的小河承载了南窗的深爱、一树海棠的新花;情望了北屋的嫁妆、几棵桂花的瓣香。屋檐下一排排熏香的腊肉飘落小河,飘过石桥,窜上了南窗的炊烟。羁绊的浊水,老去了容颜。轻抚着石桥的脸颊,柔顺的从桥拱下流过。

雨,落在了石桥上。孤独的坚守着千年的石桥。流水,爱恋了南窗北屋的世世代代,繁衍生息了一河两岸的湿润的鲜翠。一棂的烟花,格栅的蓝草,筑巢的归燕,牵来了天幕星河的人间四月天,种上了百亩婉蓝和千茎的叶草,对望流水一泻婉晖,长卷中清脆了远古的笛声。

曾经,石桥看到了秦皇的幡幛,在硝烟中喧嚣了疆域的辽阔,汉武的金盏歌舞里动荡了五岳的将相,震鼓轰鸣驱赶了倭寇。

曾经,石桥楼空的绣球里流过了腥风血雨的岁月,卷走了墨黑天际的苍凉。斑驳的石狮上刻下了史诗风雨的印迹。

曾经,石桥世代的红轿从石板上跨过了眷恋的亲家、相爱的伴侣,鞭炮声响还响在小河的两岸。

乌蓬尖尖,蓬蓬苍苍,刺穿了雾幛的遮掩,掀起了一帘过往的惆怅。白日里拥挤着桥拱下的落霞,流水翻滚着起起伏伏的淡淡的银浪,慢慢的融入了夜色。桥面深深浅浅的石板上的沟壑里,流成了一汪浅水,照着残光星辰颠沛流离着雨水。

岁月流淌着那条河,养育了两岸的家园儿女。流水千年,沧桑了日月星光,牵挂着南来北往的细雨,绵绵袅袅里相依相偎着石桥。水影里横斜了浊水清浅的思念,弹拨的琴弦音符中流过圆拱的空灵,安静的伴着一帆帆远去的云朵。

素笺春意的痕迹,在笔墨丹青的沉馥郁香里,一抹慈祥的慧云,洒脱着微笑。拥抱着一缕月光从云端轻抚下来温柔的照着石桥,灰白色的桥面上点缀着一抹朱砂,是老人正在给过桥的人点亮的灯。

只要下雨路滑夜黑,老人都会站在这里提着一盏擦得铮亮的闪亮的油灯,让过桥的人看清脚下的石板路。油纸伞撑开了一层薄雨,罩着暖暖的黄色的一盏晕光。送走风冷苍凉,送走了黑夜,身背一蓑烟雨护住了那盏微黄的小灯,落地成一圈圆韵晕色的金黄。

石桥廊柱,刻花石条,青石拱桥。狮含绣球,精呈刻花,倩弯微笑。

蓑衣老人,雕塑了一盏静谧的光亮。照亮了前行的石板路,温馨的亮黄,暖心的灯光。

雨,安静的、柔软的飘落在石桥上。那盏不灭的灯光,刻在了归来人的心上……